当前位置: 主页 > 法师精华 >

[佛音] 法师和平寺雨夜话禅

时间:2015-10-21 17:10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
雨夜,听雨施主夜宿和平寺,就禅宗与人生诸问题与德禅法师对话和室。是夜,窗外细雨纷纷,蛙声阵阵,天地共鸣;室内沉香缭绕,直通三界,醐醍灌顶。
地点:和平寺和室
法师:禅宗南岳怀让名下沩仰宗第十代传人衍觉禅师   德禅方丈
访客:听雨


  “我们的生命犹如一柱燃香。”
听雨:法师好!很感谢您能给我一个晚上的时间,就佛教与社会、与人生的一些疑惑向您请教。半百之岁,按生命发展轨迹看,已是知天命之年,大凡事业有成,家境殷实,理应进入一种大彻大悟的人生新境界,但大多数人依然未能入境,包括自己在内。尽管从某种程度上讲,走过了红尘,感悟了天地,但内心依旧日日被焦虑、烦躁所扰,在当下浮躁与戾气弥漫的大环境下,难得轻松。当然,这种困扰不是来自生存层面,更多的是精神范畴。一个读书人,心中无不仰慕着充满田园风光的诗意中国,人们与动植物一起在天地间和睦而居,过一种简朴、快乐而健康的生活,但现实却令人越来越失望。所以说,在当下,读书人是痛苦的。

而您,已至不惑之年,除了一座寺院,一袭海青,青灯古案,几卷经书外,一无所有,却依然保持一颗平静之心,和善之相,日日看行云游走天际,观昆虫潜伏草丛,令人无不羡慕。一个人,如何能在佛光的照耀下,过上一种清静的生活?请您一解。 
  
法师:客气!在这个浮躁无比的世界上,你能够把生命交给我一晚上,共同探讨东方佛教与人生的关系,本身就是向善的行为,让我感动。

礼佛、习佛能够一洗心中的尘垢,潜心向佛,能让人看透世间名利,清静度日,快乐生活,提高生活质量,而不是凡人眼中的向佛便是看破红尘,躲进寺院,落发为僧,遁入空门。

我出生在富庶的江南,那里生活化的佛教氛围很浓,自小跟着信佛的祖母和母亲,对佛教有一种天生的归属感。19岁时,我在上海浦东一家大公司实习,突然有了顿悟:我在这家公司干到退休,也不过是日日挣钱再日日花钱,最多当个老板,重复别人的世界,我的人生难道就这样度过吗?

于是,我离开了公司,彻底皈依佛门,至今整整20个年头。从中国佛学院毕业后,我先后在几个著名寺院驻锡,10年前被派到刚刚恢复的和平寺。

刚到和平寺时,就我一个人,寺内所有事务无人帮手。深山古寺之夜,万籁俱寂,我潜心读经,坐禅行禅,独自修行。丛林之中,从来没有过孤独和寂寞之感,渐进禅境:人遇虚空,众生与佛,一如茶影,形影不离。我的信念就是:勤耕种无多有少,苦读书不贵也贤。农禅并重,心地共耕,学习有机。

我们的生命犹如一柱燃香:过去的都过去了,快乐或痛苦,如烧至尽头的香灰,终会落下。人生无常,人心善变,何必为那些是非恩怨纠结?看淡了,是是非非也就无所谓了;放下了,成败得失也就那么回事了。人间三千事,淡然一笑间。面对人生种种境遇,一笑而过,是一种人生的优雅。此谓:痛苦此岸,快乐此岸,“和、敬、清、寂”,羽化圆融。 
 “佛教不是宗教,而是一本综合性的科学。”

听雨:当下的提法,佛教与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为世界三大宗教。但也有种说法,佛教不是宗教。佛教到底应该如何定义?以我的感觉,当下佛门给人的感觉大体分三界,一是把佛教当学问去研讨的境界,这是少数人等;二是把佛教当宗教去皈依、朝拜、敬畏的境界,这是芸芸众生;三是把佛教当产业去经营的境界,这是商人阶层。

法师:不同的眼中,就有不同的佛门,佛门之中,更有宗派。在佛门性、相、台、贤、禅、净、律、密八大宗派中,我是禅宗南岳怀让名下沩仰宗第十代传人。

禅宗,属汉传佛教,始于菩提达摩,盛于六祖惠能,中晚唐之后成为汉传佛教主流。汉传佛教宗派多来自于印度,唯独天台宗、华严宗与禅宗,是由中国独立发展出的三个本土佛教宗派,其中又以禅宗最具独特的性格,它是儒释道的结合体。

禅宗是个综合性学派,在思想上,主要属于大乘佛教如来藏学派,重视本性清净。禅宗不重视本身宗义的系统性建立与阐述,强调个人的修为以及神秘经验,以开悟见性为修行重点。

我认为,佛教不是宗教,它应该是一种包含哲学、伦理学、建筑学、美学、心理学、园林学等多门学科于一体的综合性科学。相对历史长河中的走马灯般的意识形态而言,佛教不是一页,而是永恒的灯塔,永远的慈悲、大爱、担当、和平主题。 
 “习佛应该让人快乐,引人向善。”

听雨:法师,社会上对佛门大多有这样的看法,认为人想不开了,才去当和尚;或者把烧香磕头当成消业的平台。常见周围学佛之人,不食人间烟火,整日烧香拜佛,行为怪异,有的甚至把磕多少个头作为自己学佛的目标,被人们称为走火入魔。习佛与礼佛,难道就是让人脱离社会,进入一种封闭、怪异的境界吗?

法师:这都是对佛门的误解。其实,佛门是清静之地,更是快乐的道场。习佛应该让人快乐,引人向善,心平气和,气定神仙,而不是让人成为怪人。

习佛就是修行。在这个充满竞争、紧张与压力的社会中,人们难免会产生情绪波动。真正的修行绝不能脱离社会,更不能脱离现实。要在修行中生活,在生活中修行。所以说,人需要时常静养,把身心交给大地母亲,对天地敬畏,减少对资源的索取,从而求得永生。

当下,由于人们的欲望空前膨胀,缺乏对大自然的敬畏之情,战事贫乏,人心不古,气候恶化,环境污染,食品含毒,饮水不洁等等,这都是违背天理之行,所以被天理报复。

和平寺是天下唯一以“和平”为名的寺院,大唐之时,唐太宗在国土边境敕建和平寺,目的不是躲避红尘,而是弘扬和平和谐的精神,创造天人合一,万物共生的环境,让人们从中受到教诲,受到感悟,从而快乐、向善的生活。

和平是一种精神。如果我们与宇宙同呼吸,让自己的生命纳入到自然轨道,把自己当成浩瀚宇宙中的一粒尘埃,忘记小我,活在大我中,人生就得以永恒。在浩瀚的宇宙中,我们和所有的动物和生物都拥有一个大地母亲,天下只有和平共存,才能和谐生存,如果因为个人的欲望而破坏了这个平衡,地球的上最后一滴水,就是人的眼泪。

什么是禅?禅是轻松,是快乐,是喜乐的生活状态。佛界讲,世上有96种外道,那是让人成魔之道,习佛者切记。试想,你让人习佛后天天注重魔化的形式,让人感觉不舒服,进入一种与世脱节的魔幻之路,对己对人都是有害的,违背了佛教的本意。              
“寺院应该是培养贵族的道场。”
 
听雨:我走过国内外数百家寺院,每当进入那个清静之地时,心中就有一种神圣的皈依感觉。特别是一日站在缅甸的万塔之城蒲甘的高处,俯瞰夕阳下一望无际的佛塔群时,仿佛让人升华到一个新的境界,很久难以走出。寺院,在小乘佛教中,同时还有教化的功能,而在流传大乘佛教的中土,相对宗教功能为强。您认为,寺院应该培养什么样的族群?

法师:寺院,应该是培养贵族的道场。所谓贵族,不是权贵之族,而是精神上追求尽善尽美的人们,那是一种对自然,对人类的担当。

和平寺不是个渴求香火之地,更不是金钱涌动的商场,而是一个让人向上,与社会紧密相连的教化平台。

让佛教走进人间,让人间充满仁慈,让人的生命回归,让人们的灵魂升华,始终是和平寺的宗旨。近年,我们通过一系列向善、向上的活动,彰显了禅宗的正能量。比如,奥运前夕,我们在寺中悬挂了和平钟,邀请300名将军来寺内,撞响和平钟,共言和平心,并签署了和平宣言,受到了海内外的一致好评。最近,我们又筹建了北京慈善义工协会宗教分会,向全社会广泛征求团体和个人义工,投入到社会慈善事业中去,培养了人们对社会的爱心和责任感,得到了官方的肯定。同时,我们还提倡有机蔬果生活方式,倡导人类敬畏大自然,不要过多的杀生以享口服之欲。

与天地和平和谐共存,应是人类永恒的主题。我曾去过佛国缅甸迎请玉佛,目睹了一个贫穷但人与天地共生的国度。如果没有西方文化的侵蚀,100年后,缅甸则是全世界最富裕的国家,因为可能就那里有青山绿水,有放心的环境与食品。今天,我们虽然有了高楼大厦和汽车,但却逐渐失去了人类生存的基本要素,比如清洁的空气和饮水,放心的食物,和平和谐的环境。与人的基本需求相比,哪个更重要?

其实,人类一直是在自我膨胀,不懂得惜福,认为自己是天地之主。以飞机为例,不过是对鸟类最简单的飞行模式的初步模仿而已,算不上发明。鸟类不消耗天地资源,拥有超自然的能力等方面,我们远远仿生不了。

我所说的寺院是培养贵族的道场,就是说,中国当下缺乏贵族精神和贵族文化,我要把寺院的教化功能得以恢复和弘扬,让人们都能够优雅的生活在天地之间。
“我的寺院应该是古朴的禅宗文化中心。”  

听雨:法师,人们都在说当下是佛教的末世,标志之一就是近世再也没有出现过六祖和玄奘等大师,您是怎样认为的?刚才,我在殿内看到了未来和平寺的建筑模型,瞻仰了即将复原的西院大殿和塔林。您最近说,几年后要恢复和平寺盛唐时的恢弘道场,信徒们深为您的气魄与精神而感动。您能告诉我,未来的和平寺是什么样的道场吗?

法师:我从来就不相信什么佛教的末世之说。人们所言的末世,就是有一天世界上只剩下阿弥陀佛这4个字,除此之外什么都消失了。现在,虽说没有出现大师级的高僧,但我们众多的佛经还在,信徒还在,道场还在,并且时逢盛世,佛门空前繁荣,怎讲是佛教的末世呢?当然,佛教的发展现状令人不安,迷信化、宗教化、产业化、职业化和研究化的气氛弥漫,五花八门,良莠不齐,龙蛇俱在,眼花缭乱,佛教真正的本意教化功能却被人淡薄了。

在政府的鼎力支持和善男信女们的帮助下,大和平禅寺的复兴工程已经展开,几年后将恢复成盛唐时代的皇家寺院规模。在我的梦想中,它应是一座心平气和、气定神仙的寺院,不求香火,不求人海,不求大殿,但求禅心。在我的寺院中,将逐步建成包括碑林、茶舍、佛乐、论坛、斋菜、武艺、耕读一体等在内的禅宗道场,弘扬和平和谐主题,坐禅与行禅并举。

人间正道是和平。打造世界级的以和平为主题的禅宗传播中心,弘扬人间佛教,是我心中永远的梦。